12年西部大开发:西北巨变中的得与失

来源: | 发布时间:2020-06-12 21:38

    始于1999年的西部大开发是中央发展西北最重要的举措。12年间,西部大开发政策的实施不仅使西北的基础设施、民生、“退耕还林”有了巨大发展,而且还由此带来了一系列促进经济、生态发展的可观“红利”,大大增强了西北的元气。不过,由于招商引资中的失策,以及生态建设与经济发展的矛盾,西北一些地方的经济发展也由此受到了限制。

  基础设施建设带来投资“红利”

  西部大开发给西北带来的最显著成就要数一大批重大基础设施项目的建成,它使西北原本极为落后的基础设施面貌有了很大改观,并成功地拉动了更多的投资进入西北。

  在西部大开发启动前,即1998年,西北基本建设总投资还不及广东一省的39%。落后的基础设施,使得西北在与东部竞争、吸引外来投资时处于绝对的劣势,也使得经济增速远低于东部。而西北经济增长不足,又导致地方缺乏足够财力,无法改善现有基础设施,投资环境更加难以改善。

  宁夏大学经济管理学院院长何风隽把这种情况称之为欠发达地区的“增长陷阱”,他认为如果没有强大的外力冲击与内部机制的再造,西北是很难走出“经济落后-基础设施投资不足-投资环境难改善-经济增长受制约”的怪圈的。而由中央政府主导的西部大开发,大搞基础设施,恰好产生了强大的外力打破了原有的怪圈,使西北成功地走出了“增长陷阱”,并随之带来了丰厚的投资“红利”。

  据陕西、甘肃两省发改委提供的统计数据显示,两省以交通为代表的基础设施在西部大开发期间都取得了前所未有的成就。1999-2011年,陕西省高速公路通车里程由不足200公里增加到了3800公里,甘肃省高速公路通车里程由13公里增加到了2000公里。

  发展民生带来消费“红利”

  西部大开发在西北取得了另一个巨大成就,就是西北1亿人口的民生得到了显著改善。12年来西北人均可支配收入迅速增长,贫困人口逐年减少,养老、医疗等各项社会保障事业在城乡逐步推开。迅速发展的民生使得西北老百姓手中的闲钱比历史上任何一个时期都要多,购买力空前提高,这又有力地带动了西北消费的增长。

  以新疆为例,西部大开发的12年是新疆自治区政府投入民生资金最多、各族人民受益最多的时期。新疆城镇居民人均收入已从1999年的5428元增加到了2010年的13644元。西北民生的改善,使得老百姓的购买力空前提高,消费增长迅猛。以陕西省为例,2001年陕西省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仅为665.12亿元,而到2010年陕西省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已增加到3220亿元。

  陕西省社科院副院长石英认为,由于西北地处我国内陆,外贸依存度低,经济主要由投资和消费带动,因而民生改善带来的消费“红利”对西北尤为重要。石英强调,由于投资不可能长期高位增长,西北经济能否持续高速增长实际上最终得看消费是否带动起来。西北今后应进一步发展民生,使之带来更多的消费“红利”,最终使消费能逐渐取代投资成为推动西北经济发展的第一动力。


本文永久链接:http://ent.oryu.cn/i/c/15445875.html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
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
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