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经贸团队抵华“双线”贸易战意欲何为

来源: | 发布时间:2020-09-09 22:41

最近,美国商务部部长罗斯将密集穿梭于亚欧大陆之间。在美国总统川普再次变脸,令中美贸易争端再添变数的同时,欧盟官员证实,罗斯近日将与欧盟贸易专员马尔姆斯特伦在巴黎召开的经合组织(OECD)会议期间讨论关税。而在即将到来的6月1日,美国对欧盟的钢铝关税暂时豁免到期,美方此前即表示不会再出现延期。
中国商务部5月30日晚间发布消息称,美方经贸磋商工作团队已抵达北京,未来几天内,美方50余人的团队将与中方团队就具体落实中美双方联合声明共识展开磋商。而在此前一天,美国白宫发表声明称,将对从中国进口的涉及“产业重要技术”类500亿美元商品征收25%的关税,并将择日宣布对涉及并购和购买有关类别企业及产品的中国个人和实体实施具体的投资限制和出口管制措施,同时将继续在世贸组织对中国提起有关知识产权的诉讼。


中方的态度很鲜明,正如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在5月30日的例行记者发布会上所言,美方出尔反尔是对自己国家信誉的损耗和挥霍,并敦促美方言而有信,按照联合声明精神与中方相向而行。
清华大学中美关系研究中心高级研究员周世俭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称,美国此举不顾国际信誉,希望的是让谈判对手在高压之下让步,而如何应对还是那句话:“来而不往非礼也。”
同时,在分析人士看来,上次在华盛顿举行的中美会谈很成功。但再次在一轮会谈即将展开前出招,是川普故伎重演的策略,不可预测性已成为其重要特征。


欧盟斡旋不成将对美反制
川普3月8日曾宣布,由于进口钢铁和铝产品危害美国“国家安全”,美国将对进口钢铁和铝产品分别征收25%和10%的关税。此后,美国延长了对欧盟等贸易伙伴的钢铝关税豁免期限。不过,美方表示在6月1日之后将不再延长豁免,若达不成协议则开始对欧盟征收关税。
美方并向欧洲开出了两个条件:欧洲接受自动出口限制措施,将对美出口配额设定在2017年对美出口额的90%;若全年对欧出口超出上述90%的额度,则对超出额度的产品加征关税。
然而,欧盟坚持必须获得无条件永久性豁免后,才能同美国进行进一步谈判。这样的谈判立场令双方陷入僵局之中,随后欧盟试图以液化天然气、美欧制度合作、WTO改革以及美欧市场准入等四大领域的开放来换得美方让步,但效果甚微。
据了解,此次在巴黎举行OECD年度贸易部长级会议期间,欧方将借机展开最后一刻的外交斡旋,不过马尔姆斯特伦并没有对结果表示太过乐观。她29日在欧洲议会表示,虽然在会面期间她会做最后的努力,期待会谈取得“既没有关税也没有出口配额”的积极结果,但对此并不抱太大希望。
她表示,如美国对欧盟钢铝关税临时豁免6月1日到期后,美国决定对欧盟钢铝产品出口实施配额限制,欧盟将实施反制措施,对美国部分进口产品加征关税,加征关税的产品类别将从先前公布的一份清单中挑选,但会低于此前设定的税率水平。
马尔姆斯特伦称,欧盟未来的行动方针取决于美国对欧盟出口所采取措施的性质和严重性,以及对欧盟产业的损害程度。此外,欧盟还将在WTO发起法律行动。
此前,作为反制美国加征关税举措,欧盟曾公布一份报复清单,拟对包括农产品、服装、化妆品、烟酒、船只、摩托车等几十种价值达64亿欧元的美国对欧出口产品征收最高达25%的关税。
马尔姆斯特伦并在此前采访中透露,最终对该钢铝关税决定去留的将是来自于美国总统川普的亲自决定,但她感到美方对欧盟方面提出的让步条件并不满意。“我认为他们觉得这并不足够。”
马尔姆斯特伦一语成谶:在同欧盟和加墨两线谈判都陷入僵局的川普政府以“国家安全”之名启动了对进口汽车、SUV、轻型卡车以及厢型车的“232调查”。
消息传出后,正在同美国进行北美自贸协定(NAFTA)更新谈判的加拿大与墨西哥官员都第一时间指出,川普此举就是在迫使加墨两方在NAFTA更新谈判中对美让步,而欧盟更是忧心忡忡:仅以德国为例,德国每年对美国出口车辆就达到50万。
值得注意的是,与此前川普政府已经开征关税的钢铁产品不同,汽车在美国整体进口份额中占到了15%以上,而进口钢铁产品仅占其进口量的1%左右。如果美国对汽车开征25%关税,将引发的各国反制政策和贸易冲突不可估量。
周世俭则对第一财经记者称,美方发动“232”调查,实际上就是冲着日本和德国。
美国为何自损国家信誉
此前据新华社消息,美国财政部长姆努钦20日表示,美中两国已就框架问题达成协议,同意停打贸易战。
然而,在对日、欧等主要经济体都发动贸易战的同时,美方又在29日更新了对华贸易政策,重提关税。
对此,商务部新闻发言人在当日深夜回应,“我们对白宫发布的策略性声明既感到出乎意料,但也在意料之中,这显然有悖于不久前中美双方在华盛顿达成的共识。无论美方出台什么举措,中方都有信心、有能力、有经验捍卫中国人民利益和国家核心利益。中方敦促美方按照联合声明精神相向而行。”
针对美方的立场反复,在一些分析人士看来,美国贸易团队内部缺乏共识成为主因。
据分析,深度参与谈判的美国商务部和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都没有过对此前姆努钦的言论表示过赞同。而没有这样的共识,事情很难办成。
显然,如果美方团队各方都各说各话,不能和一个团结的团队进行对话,对中方而言显然会很困惑,虽然中国是抱着良好信念在同美方进行谈判,但是看起来美方并不是以同样的方式在进行谈判。
同时,一些评论认为,川普本人也是贸易冲突中一个很大的风险因素:川普经常削弱自身的机构或者同自身机构的意见相左。
最近的一些贸易争端亦显示,在外交政策方面没有持续性,不仅对于美国外交政策是有害的,而且通过针对美国的盟友,美国还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周世俭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称,5月中旬达成协议,对美方造成压力之一的是美国的农场主。5月是种大豆、高粱的季节,6月1日之后天气热了播种的季节就过去了,如在该日期前后无法达成协议,美国农场主无法安心播种。
周世俭并称,彼时美国大豆协会甚至希望把大豆低价卖给巴西,让巴西转口把大豆卖给中国,从中赚取差价。“美国大豆协会(那时)已经急到了这个程度。”
新华社发文称,我们期望美方不再冲动行事,但如果美方来硬的,我们也不怕。中方的态度一如既往:我们不想打,但也不怕打。尔欲战,我奉陪。对于美方声明,我们将听其言、观其行,美方出台任何举措,中方都将不惜一切代价,坚决捍卫国家和人民利益。
华春莹也指出,中方始终主张通过平等对话磋商、以建设性方式妥善处理和解决有关经贸分歧,这符合中美两国和两国人民的根本和长远利益,也是国际社会的共同期待。
如今,美方经贸磋商工作团队已抵达北京,很明显,通过协商达成共识是各方都愿意看到的。

本文永久链接:http://ent.oryu.cn/i/c/15487414.html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
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
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